Mucha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1860-1939

阿爾豐斯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一八六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出生於摩洛維亞(Moravia)小鎮Ivancice(在現今的捷克共和國境內)一個虔誠的宗教家庭。他童年時是摩洛維亞布魯諾(Brno)聖彼得羅馬天主教堂唱詩班的成員,這座教堂保存著豐富的巴洛克風格的藝術品,每次穆夏進入這所教堂,都會被這些美妙的藝術深深感染。在完成高中學業後,穆夏決心要成為一個畫家,而沒有按照他父親的意願在本地的法庭工作。

與印象主義、野獸主義或是立體主義等藝術流派相比起來,新藝術運動作為第一個真正將普通大眾當作藝術的觀眾、且時間跨度達30年之久的藝術運動如今卻似乎被有意無意的忽視了。穆夏(Mucha)與他所屬的新藝術運動一樣,他的名字在今天的中國幾乎已被完全遺忘。在《中國大百科全書美術卷》中找不到他的名字,而從網上對他名字五花八門的翻譯就可以看出對於中國人來說,他的名字是多麼陌生:姆佳、慕克、米哈、穆恰……

  穆夏的創作經歷幾乎就是新藝術運動的一個縮影,他的創作涵蓋了招貼畫、油畫、雕塑、書籍插圖、建築設計、室內裝飾、首飾設計、彩色玻璃窗畫等許多藝術領域,還包括傢俱和咖啡壺等日用品的設計以及大量的商品包裝畫。而其中他那些被稱為穆夏風格的招貼畫展現了成熟的追求極端唯美的新藝術曲線裝飾風格,幾乎成為新藝術招貼畫的同義詞。另外,不為人所知的是,穆夏竟然還是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套郵票和紙幣的設計者!穆夏的作品對後世的商業繪畫有著極大的影響並曾經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重新掀起一股熱潮。看過穆夏的作品,你就會明白解放前流行上海灘的美女月份牌和日本漫畫中甜美的女性形象是從什麼源頭而來的了。

  一八七九年,他去到維也納為一家公司的演出畫佈景,後來也曾設計了一段時間的墓碑。一八八三年,穆夏在Mikulov遇到了他後來的長期資助人 Khuen-Belassi伯爵,伯爵先是邀請穆夏為他在奧地利的城堡進行室內裝飾,後來又在一八八五年贊助穆夏到慕尼克藝術學院進行學習。兩年後,也就是一八八七年,穆夏與同時代許多有抱負的藝術家一樣,最終也來到了巴黎,在朱利安學院學習。
  兩年後,他的資助人很突然地中斷了對他的資助,穆夏陷入了很窘迫的境地。他已經年近三十,沒有錢,也看不到什麼前景,是個幾乎隨時都有可能餓死的藝術家。為了謀生,他承接了大量為書籍和雜誌繪製插圖的工作,儘管報酬十分低廉。接下來的五年,穆夏經常要借錢度日,平時只能吃小扁豆充饑,生了病也沒有錢醫治,真可以說是窮困潦倒。但他的藝術風格也在這段時期堻v漸成型。
  
轉機發生在一八九四年。著名的女演員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在畫家生活無著落的時候打來電話,邀請他為自己新排的戲“Gismonda”畫招貼畫。穆夏穿著租來的燕尾服去劇院觀看伯恩哈特的演出,然後在劇院旁邊的咖啡館的桌子上畫出了招貼畫的草圖,非常幸運的是他的草圖被接受了。他風格獨特的招貼作品隨著演出的成功很快被大眾接受,這張招貼畫的複製品銷量非常好。穆夏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伯恩哈特對他的作品很滿意,於是與他簽下了六年的合同,內容包括為她設計招貼畫、門票以至舞臺佈景和戲裝。而其他的定單也紛至遝來,在巴黎苦苦掙紮了七年之後,穆夏終於在三十四歲的時候獲得了成功。

  隨後的幾年是穆夏風格的成熟期,他的作品不僅數量巨大,而且跨越了多個藝術領域。
  招貼畫:
  穆夏為莎拉伯恩哈特和文藝復興De La Renaissance)劇院創作了一系列的招貼畫,這些招貼隨著伯恩哈特到美國的巡迴演出而帶到了美國,影響了美國招貼畫的風格;
  裝飾組畫:
  穆夏創作了不少被稱為“Panneaux décoratifs”(圍繞同一個主題創作的成套的四幅圖畫,常印刷在有韌性的紙或是絲綢織物上用來裝飾牆壁)的裝飾組畫,其中包括一八九六年的四季、一八九七年的四種花、一八九八年的四種藝術、一九零二年的星辰等題材;
  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
  穆夏還創作了大量的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從餅乾、自行車到肥皂、香煙),因為他所畫的那些甜美的女性形象和極端精緻的細節描繪正合乎了當時美即意味著品質的觀念;
  首飾設計:
  在六年的合同期間,穆夏為伯恩哈特設計了許多珠寶首飾。一九零零年他與金匠喬治富凱(Georges Fouquet)合作為後者的珠寶店設計珠寶;
  建築設計:
  一八九九年,穆夏為次年在巴黎舉行的國際博覽會設計了波黑展館並因此獲得了銀牌獎;
  油畫
一九零六年移居美國之後,他創作了許多油畫人像作品。

一八九七年二月,穆夏的首個個人畫展在巴黎Bodiniere畫廊舉行,展出了他的一百零七件作品。一九零二年,穆夏出版了《裝飾文檔》(Documents Decoratifs),這是一本寫給手工藝人的手冊,他希望通過這本書將他的藝術理念傳給後人。

穆夏的作品吸收了日本木刻對外形和輪廓線優雅的刻畫,拜占庭藝術華美的色彩和幾何裝飾效果,以及巴洛克、洛可可藝術的細緻而富於肉感的描繪。他用感性化的裝飾性線條、簡潔的輪廓線和明快的水彩效果創造了被稱為穆夏風格的人物形象。經過他的加工,所有的女性形象都顯得甜美優雅,身材玲瓏曲致,富有青春的活力,有時還有一頭飄逸柔美的秀髮。他的畫面常常由青春美貌的女性和富有裝飾性的曲線流暢的花草組成。

  與別的藝術家不同,穆夏同時也是一位攝影師,他利用攝影技術來輔助他的創作。他讓模特兒擺出他所需要的姿勢後拍成照片,然後以照片為基礎,在畫面上對服飾和頭髮進行整理加工,經過特別的構圖再加上花卉及植物花紋的裝飾,最後完成他的創作。他的很多招貼畫的素材都來源於照片,他為伯恩哈特所畫的許多海報也是來自藝術家的劇照或畫家本人為她拍的照片。這個習慣其實是來源於他成名前那段窮困潦倒的生活經歷,因為每次請模特都需要按時間付出很高的費用,窮得叮噹響的穆夏根本支付不起,將模特的形象用照片記錄下來不僅可以積累素材,還可以節省不少開支。後來,穆夏就將攝影當作和速寫同樣重要的創作輔助工具。

穆夏對他的家鄉捷克懷著深深的熱愛,對於自己獲得的成功,他認為這不僅僅是個人的成就,更是捷克人民的成就。在美國旅居期間,波士頓愛樂樂團演出的斯美塔那(Bedrich Smetana)的交響詩伏爾塔瓦河Vltava)使穆夏深受感動,他決定返回故鄉。一九一零年,穆夏放棄了商業性繪畫的成功給他帶來的聲譽和安逸的生活,帶著家人結束了在法國和美國的長期客居生活,回到了故鄉。此時,斯拉夫人民正在為爭取民族獨立而與奧匈帝國Hapsburg王朝進行著鬥爭。強烈的民族感情促使五十歲的穆夏開始構思一個規模宏大的主題:斯拉夫史詩The Slav Epic)。這一宏篇巨制描繪了包括捷克在內的斯拉夫民族從史前到十九世紀的漫長歷史進程的有紀念意義的場面,整個主題包括二十幅尺寸巨大(610810cm)的油畫作品。穆夏原打算在五到六年時間內完成,卻沒有想到整個計畫從一九一一年起前後共花去了他十八年的時間,在這個系列中他幾乎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因為它們蘊涵著穆夏對祖國的全部希望和夢想。他曾經這樣寫道:我創作的目的從來就不是為了要破壞而永遠是要創造,創建起一座橋樑,因為我們必須心懷這樣的希望,只有我們更好地相互理解,人類才會更加團結。

  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一個獨立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誕生了。幾個星期後的十二月十八日,這個新生的國家發行了它的第一套郵票,穆夏正是這套郵票的設計者(恐怕沒有其他哪個國家有這麼一位出名的藝術家為它設計第一套郵票吧)。穆夏還為這個新生的國家設計了紙幣。他用他自己的方式為祖國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一九二八年整個斯拉夫史詩系列的二十幅油畫全部完成,穆夏將它們全部捐獻給布拉格市,但他並沒有得到熱情的回應。此時,新藝術運動的風潮已經過去,正當紅的現代藝術的支持者們對所謂十九世紀的風格大加貶斥。在藝術界口味的變化中,穆夏成了時代的落伍者。儘管穆夏的作品在大眾中仍然很受歡迎,但因為他的藝術不夠,藝術批評家們並沒有對他嘔心瀝血而成的作品給予多少重視。

  當德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時候,他成為被德國人拘捕的第一批人之一,儘管審訊後他被允許回家,但他的健康已經受到了傷害。一九三九年七月十四日,他因肺炎在布拉格去世,葬在Vysehrad公墓。

 

 

生平與他的藝術

慕夏出生於捷克摩拉維亞地方的 Ivančice,雖然他的歌唱天分讓他可以升學至高中,不過從小時候開始畫畫就是他的最愛。他在莫拉維亞有個畫裝飾物品的工作,大多是畫劇場使用的風景圖。1879年慕夏進入了維也納最重要的劇場設計公司工作,同時繼續他的非正式藝術教育,不過一場大火結束了他這份工作。1881年他回到莫拉維亞成為自由接案的裝飾畫及人物畫家,且受雇於 Karl Khuen 伯爵,畫 Hrušovany Emmahof 城堡的壁畫;這位伯爵對慕夏的畫非常感動,於是資助他到慕尼克美術學校接受正式的藝術教育。

慕夏在1887年來到了巴黎,在 Académie Julian Academie Colarossi 繼續他的學業,同時他也給雜誌及廣告提供插畫。1894年聖誕夜,慕夏在大家都回家過節,公司設計人員、藝術家都不在的情況下臨危受命,代當時巴黎最紅的歌舞明星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在新年演出的歌舞劇吉斯蒙達(Gismonda)設計海報,沒想到因此引起了巴黎人的注意,而慕夏也得到公司的賞識,得到越來越多的設計機會。[1] 因為他的卓越成就,還被奧匈皇帝授予了騎士封號,又被法國政府授予了騎士榮譽勳章。[2]

慕夏的作品具有鮮明的新藝術運動特徵,也有強烈的個人特點,他創作了大量的畫、海報、廣告和書的插畫,同時從事珠寶、地毯、壁紙及劇場擺設等設計。在畫中常出現美麗的女人穿著帶有新古典主義的長袍,四周圍繞著豐富的花,且在女人的頭後方常會有光環。他的新藝術風格常被模仿,然而,這是慕夏終生不想嘗試的風格;他總是堅持著一種信念,那就是與其依附著任何一種流行的設計型式,他的設計是從內心而生。他聲稱藝術的存在只是為了傳遞精神上的訊息,如此而已;因此他對他在商業藝術界得到的聲名感到挫折,而希望專注於那些更為崇高的藝術,及使他的出生地更為尊貴的計畫。

慕夏在19061910年造訪美國,接著便定居在布拉格,在那裡,他為這座城市的地標及劇場增添了許多裝飾。當捷克斯洛伐克在第一次大戰之後獨立時,他為這個新的國家設計了郵票、鈔票以及其他官方檔。他花了許多年的時間創作他的傑作—斯拉夫史詩(The Slav Epic),那是一系列描繪斯拉夫人民歷史的巨大繪畫;他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想要完成這個頌揚斯拉夫歷史的夢想。

法西斯主義風起雲湧的1930年代末期,慕夏的斯拉夫史詩被報紙指責為反動派,當1939年德軍進入捷克斯洛伐克之際,慕夏是第一個被蓋世太保逮捕的藝術家。在一連串的審問中,他得了肺炎,1939714日因為肺部感染而過世,埋葬於 Vyšehrad 公墓。

重要作品

影響

在他死後,慕夏的風格被認為是過時、退流行的,不過他的作家兒子 Jiří Mucha 終生致力於撰寫有關慕夏與他的作品的文章,企圖引發世人的關注。慕夏這種特殊風格在1960年代再度流行了起來,1960年至1980年前,慕夏的作品在倫敦展出6次、巴黎13次、德國6次,美國2次,在倫敦、巴黎、蘇黎世、布魯塞爾、紐約、東京也有個展展出。1992年慕夏基金會成立[3]。例如當時英國迷幻搖滾樂團 Hapshash and the Coloured Coat 的兩個成員 Michael English Nigel Waymouth 便用這種風格設計了平克·佛洛德樂團的海報,以及 Stuckist 畫家 Paul Harvey 2004年利物浦雙年展用來宣傳其 Stuckists Punk Victorian 表演的作品。


對現代工業設計的影響:積家表Reservo系列 [2],諾基亞LAmour系列時尚手機,都從慕夏作品中汲取了靈感。

 

 

 

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1860-1939
1

與印象主義、野獸主義或是立體主義等藝術流派相比起來,新藝術運動作為第一個真正將普通大眾當作藝術的觀眾、且時間跨度達30年之久的藝術運動如今卻似乎被有意無意的忽視了。
穆夏的創作經歷幾乎就是新藝術運動的一個縮影,他的創作涵蓋了招貼畫、油畫、雕塑、書籍插圖、建築設計室內裝飾首飾設計、彩色玻璃窗畫等許多藝術領域,還包括傢俱和咖啡壺等日用品的設計以及大量的商品包裝畫。而其中他那些被稱為穆夏風格的招貼畫展現了成熟的追求極端唯美的新藝術曲線裝飾風格,幾乎成為新藝術招貼畫的同義詞。另外,不為人所知的是,穆夏竟然還是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套郵票和紙幣的設計者!
2

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一八六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出生於摩洛維亞(Moravia)小鎮Ivancice(在現今的捷克共和國境內)一個虔誠的宗教家庭。他童年時是摩洛維亞布魯諾Brno)聖彼得羅馬天主教堂唱詩班的成員,這座教堂保存著豐富的巴羅克風格藝術品,每次穆夏進入這所教堂,都會被這些美妙的藝術深深感染。在完成高中學業後,穆夏決心要成為一個畫家,而沒有按照他父親的意願在本地的法庭工作。


·
招貼畫:

穆夏為莎拉·伯恩哈特文藝復興De La Renaissance)劇院創作了一系列的招貼畫,這些招貼隨著伯恩哈特到美國的巡迴演出而帶到了美國,影響了美國招貼畫的風格;

·
裝飾組畫:

穆夏創作了不少被稱為“Panneaux décoratifs”(圍繞同一個主題創作的成套的四幅圖畫,常印刷在有韌性的紙或是絲綢織物上用來裝飾牆壁)的裝飾組畫,其中包括一八九六年的四季、一八九七年的四種花、一八九八年的四種藝術、一九零二年的星辰等題材;

·
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

穆夏還創作了大量的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從餅乾、自行車到肥皂、香煙),因為他所畫的那些甜美的女性形象和極端精緻的細節描繪正合乎了當時美即意味著品質的觀念;

·
首飾設計:

在六年的合同期間,穆夏為伯恩哈特設計了許多珠寶首飾。一九零零年他與金匠喬治·富凱(Georges Fouquet)合作為後者的珠寶店設計珠寶;

·
建築設計:

一八九九年,穆夏為次年在巴黎舉行的國際博覽會設計了波黑展館並因此獲得了銀牌獎;

·
油畫

一九零六年移居美國之後,他創作了許多油畫人像作品。

一八九七年二月,穆夏的首個個人畫展在巴黎Bodiniere畫廊舉行,展出了他的一百零七件作品。一九零二年,穆夏出版了《裝飾文檔》(Documents Decoratifs),這是一本寫給手工藝人的手冊,他希望通過這本書將他的藝術理念傳給後人。

4

穆夏的作品吸收了日本木刻對外形和輪廓線優雅的刻畫,拜占庭藝術華美的色彩和幾何裝飾效果,以及巴羅克洛可哥藝術的細緻而富於肉感的描繪。他用感性化的裝飾性線條、簡潔的輪廓線和明快的水彩效果創造了被稱為穆夏風格的人物形象。經過他的加工,所有的女性形象都顯得甜美優雅,身材玲瓏曲致,富有青春的活力,有時還有一頭飄逸柔美的秀髮。他的畫面常常由青春美貌的女性和富有裝飾性的曲線流暢的花草組成。(右圖為Salome

與別的藝術家不同,穆夏同時也是一位攝影師,他利用攝影技術來輔助他的創作。他讓模特兒擺出他所需要的姿勢後拍成照片,然後以照片為基礎,在畫面上對服飾和頭髮進行整理加工,經過特別的構圖再加上花卉及植物花紋的裝飾,最後完成他的創作。他的很多招貼畫的素材都來源於照片,他為伯恩哈特所畫的許多海報也是來自藝術家的劇照或畫家本人為她拍的照片。這個習慣其實是來源於他成名前那段窮困潦倒的生活經歷,因為每次請模特都需要按時間付出很高的費用,窮得叮噹響的穆夏根本支付不起,將模特的形象用照片記錄下來不僅可以積累素材,還可以節省不少開支。後來,穆夏就將攝影當作和速寫同樣重要的創作輔助工具。

一九二八年整個斯拉夫史詩系列的二十幅油畫全部完成,穆夏將它們全部捐獻給布拉格市,但他並沒有得到熱情的回應。此時,新藝術運動的風潮已經過去,正當紅的現代藝術的支持者們對所謂十九世紀的風格大加貶斥。在藝術界口味的變化中,穆夏成了時代的落伍者。儘管穆夏的作品在大眾中仍然很受歡迎,但因為他的藝術不夠,藝術批評家們並沒有對他嘔心瀝血而成的作品給予多少重視。

文字來源:http://baike.baidu.com/view/339633.htm

 

來自波西米亞的熱情和炫彩幻想:Alphonse Mucha

Alphonse, 波西米亞, 炫彩, Mucha, 幻想

 

1

與印象主義、野獸主義或是立體主義等藝術流派相比起來,新藝術運動作為第一個真正將普通大眾當作藝術的觀眾、且時間跨度達30年之久的藝術運動如今卻似乎被有意無意的忽視了。穆夏(Mucha)與他所屬的新藝術運動一樣,他的名字在今天的中國幾乎已被完全遺忘。在《中國大百科全書·美術卷》中找不到他的名字,而從網上對他名字五花八門的翻譯就可以看出對於中國人來說,他的名字是多麼陌生:姆佳、慕克、米哈、穆恰……

穆夏的創作經歷幾乎就是新藝術運動的一個縮影,他的創作涵蓋了招貼畫、油畫、雕塑、書籍插圖、建築設計、室內裝飾、首飾設計、彩色玻璃窗畫等許多藝術領域,還包括傢俱和咖啡壺等日用品的設計以及大量的商品包裝畫。而其中他那些被稱為穆夏風格的招貼畫展現了成熟的追求極端唯美的新藝術曲線裝飾風格,幾乎成為新藝術招貼畫的同義詞。另外,不為人所知的是,穆夏竟然還是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套郵票和紙幣的設計者!穆夏的作品對後世的商業繪畫有著極大的影響並曾經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重新掀起一股熱潮。看過穆夏的作品,你就會明白解放前流行上海灘的美女月份牌和日本漫畫中甜美的女性形象是從什麼源頭而來的了。

2

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一八六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出生於摩洛維亞(Moravia)小鎮Ivancice(在現今的捷克共和國境內)一個虔誠的宗教家庭。他童年時是摩洛維亞布魯諾(Brno)聖彼得羅馬天主教堂唱詩班的成員,這座教堂保存著豐富的巴羅克風格的藝術品,每次穆夏進入這所教堂,都會被這些美妙的藝術深深感染。在完成高中學業後,穆夏決心要成為一個畫家,而沒有按照他父親的意願在本地的法庭工作。

一八七九年,他去到維也納為一家公司的演出畫佈景,後來也曾設計了一段時間的墓碑。一八八三年,穆夏在Mikulov遇到了他後來的長期資助人 Khuen-Belassi伯爵,伯爵先是邀請穆夏為他在奧地利的城堡進行室內裝飾,後來又在一八八五年贊助穆夏到慕尼克藝術學院進行學習。兩年後,也就是一八八七年,穆夏與同時代許多有抱負的藝術家一樣,最終也來到了巴黎,在朱利安學院學習。

Meditation c.1886

兩年後,他的資助人很突然地中斷了對他的資助,穆夏陷入了很窘迫的境地。他已經年近三十,沒有錢,也看不到什麼前景,是個幾乎隨時都有可能餓死的藝術家。為了謀生,他承接了大量為書籍和雜誌繪製插圖的工作,儘管報酬十分低廉。接下來的五年,穆夏經常要借錢度日,平時只能吃小扁豆充饑,生了病也沒有錢醫治,真可以說是窮困潦倒。但他的藝術風格也在這段時期堻v漸成型。

3

轉機發生在一***四年。著名的女演員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在畫家生活無著落的時候打來電話,邀請他為自己新排的戲“Gismonda”畫招貼畫。穆夏穿著租來的燕尾服去劇院觀看伯恩哈特的演出,然後在劇院旁邊的咖啡館的桌子上畫出了招貼畫的草圖,非常幸運的是他的草圖被接受了。他風格獨特的招貼作品隨著演出的成功很快被大眾接受,這張招貼畫的複製品銷量非常好。穆夏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伯恩哈特對他的作品很滿意,於是與他簽下了六年的合同,內容包括為她設計招貼畫、門票以至舞臺佈景和戲裝。而其他的定單也紛至遝來,在巴黎苦苦掙紮了七年之後,穆夏終於在三十四歲的時候獲得了成功。

隨後的幾年是穆夏風格的成熟期,他的作品不僅數量巨大,而且跨越了多個藝術領域。

·招貼畫:
穆夏為莎拉·伯恩哈特和文藝復興De La Renaissance)劇院創作了一系列的招貼畫,這些招貼隨著伯恩哈特到美國的巡迴演出而帶到了美國,影響了美國招貼畫的風格;


·
裝飾組畫:
穆夏創作了不少被稱為“Panneaux décoratifs”(圍繞同一個主題創作的成套的四幅圖畫,常印刷在有韌性的紙或是絲綢織物上用來裝飾牆壁)的裝飾組畫,其中包括一***六年的四季、一***七年的四種花、一***八年的四種藝術、一九零二年的星辰等題材;

1896年畫的四季系列:

 

1900年畫的四季系列:

 

星辰系列:

Morning Star

Evening Star

North Star

Moon

 

 

 

·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

穆夏還創作了大量的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從餅乾、自行車到肥皂、香煙),因為他所畫的那些甜美的女性形象和極端精緻的細節描繪正合乎了當時美即意味著品質的觀念;

·首飾設計:

在六年的合同期間,穆夏為伯恩哈特設計了許多珠寶首飾。一九零零年他與金匠喬治·富凱(Georges Fouquet)合作為後者的珠寶店設計珠寶;

 

·建築設計:

***九年,穆夏為次年在巴黎舉行的國際博覽會設計了波黑展館並因此獲得了銀牌獎;

與(Georges Fouquet)合作並為後者設計的珠寶店

·油畫

一九零六年移居美國之後,他創作了許多油畫人像作品

Madonna of the Lilys

***七年二月,穆夏的首個個人畫展在巴黎Bodiniere畫廊舉行,展出了他的一百零七件作品。一九零二年,穆夏出版了《裝飾文檔》(Documents Decoratifs),這是一本寫給手工藝人的手冊,他希望通過這本書將他的藝術理念傳給後人。

4

穆夏的作品吸收了日本木刻對外形和輪廓線優雅的刻畫,拜占庭藝術華美的色彩和幾何裝飾效果,以及巴羅克、洛可哥藝術的細緻而富於肉感的描繪。他用感性化的裝飾性線條、簡潔的輪廓線和明快的水彩效果創造了被稱為穆夏風格的人物形象。經過他的加工,所有的女性形象都顯得甜美優雅,身材玲瓏曲致,富有青春的活力,有時還有一頭飄逸柔美的秀髮。他的畫面常常由青春美貌的女性和富有裝飾性的曲線流暢的花草組成。

與別的藝術家不同,穆夏同時也是一位攝影師,他利用攝影技術來輔助他的創作。他讓模特兒擺出他所需要的姿勢後拍成照片,然後以照片為基礎,在畫面上對服飾和頭髮進行整理加工,經過特別的構圖再加上花卉及植物花紋的裝飾,最後完成他的創作。他的很多招貼畫的素材都來源於照片,他為伯恩哈特所畫的許多海報也是來自藝術家的劇照或畫家本人為她拍的照片。這個習慣其實是來源於他成名前那段窮困潦倒的生活經歷,因為每次請模特都需要按時間付出很高的費用,窮得叮噹響的穆夏根本支付不起,將模特的形象用照片記錄下來不僅可以積累素材,還可以節省不少開支。後來,穆夏就將攝影當作和速寫同樣重要的創作輔助工具。

5

穆夏對他的家鄉捷克懷著深深的熱愛,對於自己獲得的成功,他認為這不僅僅是個人的成就,更是捷克人民的成就。在美國旅居期間,波士頓愛樂樂團演出的斯美塔那(Bedrich Smetana)的交響詩伏爾塔瓦河Vltava)使穆夏深受感動,他決定返回故鄉。一九一零年,穆夏放棄了商業性繪畫的成功給他帶來的聲譽和安逸的生活,帶著家人結束了在法國和美國的長期客居生活,回到了故鄉。此時,斯拉夫人民正在為爭取民族獨立而與奧匈帝國Hapsburg王朝進行著鬥爭。強烈的民族感情促使五十歲的穆夏開始構思一個規模宏大的主題:斯拉夫史詩The Slav Epic)。這一宏篇巨制描繪了包括捷克在內的斯拉夫民族從史前到十九世紀的漫長歷史進程的有紀念意義的場面,整個主題包括二十幅尺寸巨大(610╳810cm)的油畫作品。穆夏原打算在五到六年時間內完成,卻沒有想到整個計畫從一九一一年起前後共花去了他十八年的時間,在這個系列中他幾乎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因為它們蘊涵著穆夏對祖國的全部希望和夢想。他曾經這樣寫道:我創作的目的從來就不是為了要破壞而永遠是要創造,創建起一座橋樑,因為我們必須心懷這樣的希望,只有我們更好地相互理解,人類才會更加團結。

斯拉夫史詩""之《俄羅斯廢除農奴制》(The Abolition of Serfdom in Russia (1861) 1914

儘管穆夏在商業繪畫領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心中並不滿足,總是希望能夠創作一些能真正代表自身意識的嚴肅作品。斯拉夫史詩被穆夏視作自身藝術生涯的總結,他在這個主題上傾注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他不僅向專家請教斯拉夫的歷史,同時也對所選擇的歷史場景所處的環境和有關聯的人物做了大量的研究。二十世紀初的中歐,鄉村的風貌、人們的生活方式以及民間的服飾與幾個世紀前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所以穆夏常帶著相機和速寫本在鄉間穿行,滿懷激情地為他的作品尋找靈感和收集素材。雖然這些油畫仍然十分講究畫面的佈局和細節的精緻描繪,但與過去的商業性繪畫有很大不同的是,這些油畫更多的呈現出凝重的歷史沉澱和深厚的現實基礎。畫面的主角不再是千篇一律的青春少女,而是現實生活中斯拉夫人的鮮活形像,畫面充滿了生活粗糙的質感;風格也不再是純粹裝飾性的,而更多呈現出象徵主義的氣質。這些油畫的確畫家全部藝術天賦的體現,但卻不如他的商業性作品出名。

6
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一個獨立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誕生了。幾個星期後的十二月十八日,這個新生的國家發行了它的第一套郵票,穆夏正是這套郵票的設計者(恐怕沒有其他哪個國家有這麼一位出名的藝術家為它設計第一套郵票吧)。穆夏還為這個新生的國家設計了紙幣。他用他自己的方式為祖國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7
一九二八年整個斯拉夫史詩系列的二十幅油畫全部完成,穆夏將它們全部捐獻給布拉格市,但他並沒有得到熱情的回應。此時,新藝術運動的風潮已經過去,正當紅的現代藝術的支持者們對所謂十九世紀的風格大加貶斥。在藝術界口味的變化中,穆夏成了時代的落伍者。儘管穆夏的作品在大眾中仍然很受歡迎,但因為他的藝術不夠,藝術批評家們並沒有對他嘔心瀝血而成的作品給予多少重視。

當德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時候,他成為被德國人拘捕的第一批人之一,儘管審訊後他被允許回家,但他的健康已經受到了傷害。一九三九年七月十四日,他因肺炎在布拉格去世,葬在Vysehrad公墓。

正文文字轉自《世界的盡頭》,圖是我另外配的。

 

作品欣賞:

Salammbo

福樓拜1867年寫出歷史小說《薩朗波》,以古代非洲奴隸國家雇傭軍隊起義為背景,描寫起義軍首領馬多和迦太基姑娘薩朗波的戀愛。

《美迪亞》的海報
1898Lithograph
注意她腕上的手鐲,代表著復仇女神,腳下是她的一雙兒女

 

 


 

關於穆夏的一些圖(1

Mika 發佈於: 2010-12-21 15:36

阿爾豐斯·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1860-1939
   
與印象主義、野獸主義或是立體主義等藝術流派相比起來,新藝術運動作為第一個真正將普通大眾當作藝術的觀眾、且時間跨度達30年之久的藝術運動如今卻似乎被有意無意的忽視了。穆夏(Mucha)與他所屬的新藝術運動一樣,他的名字在今天的中國幾乎已被完全遺忘。在《中國大百科全書·美術卷》中找不到他的名字,而從網上對他名字五花八門的翻譯就可以看出對於中國人來說,他的名字是多麼陌生:姆佳、慕克、米哈、穆恰……  
   
穆夏的創作經歷幾乎就是“新藝術運動”的一個縮影,他的創作涵蓋了招貼畫、油畫、雕塑、書籍插圖、建築設計、室內裝飾、首飾設計、彩色玻璃窗畫等許多藝術領域,還包括傢俱和咖啡壺等日用品的設計以及大量的商品包裝畫。而其中他那些被稱為“穆夏風格”的招貼畫展現了成熟的追求極端唯美的新藝術曲線裝飾風格,幾乎成為新藝術招貼畫的同義詞。另外,不為人所知的是,穆夏竟然還是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套郵票和紙幣的設計者!穆夏的作品對後世的商業繪畫有著極大的影響並曾經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重新掀起一股熱潮。看過穆夏的作品,你就會明白解放前流行上海灘的美女月份牌和日本漫畫中甜美的女性形象是從什麼源頭而來的了。



 

——————————————————————————————————

很早以前就喜歡的風格,感覺對現代插畫、CG創作造成很大影響,線條和顏色都很美

 


 

 

張相片

穆夏(Mucha) -聖維特大教堂的彩色玻璃窗

這是蕭同學拍下的聖維特大教堂媬p夏繪製的彩色玻璃窗, 是他73歲時候(1931)的作品。1939年德國入侵捷克穆夏遭到提審,不久過世。
在蕭同學的帶領下我們參觀了穆夏美術館,欣賞了他獨具一格的招貼畫還觀看了他傳奇的生平介紹。
早年不得志的穆夏的機遇出現在他(34歲)與巴黎名伶貝納爾的邂逅,為她設計的招貼畫隨著演出的成功一夜成名。1910年, 穆夏放棄了商業性繪畫的成功給他帶來的聲譽和安逸的生活,帶著家人結束了在法國和美國的長期客居生活回到了故鄉。可惜他的作品《斯拉夫史詩》並沒有在國內等到青睞,他把嘔心瀝血的作品全部捐給國家,知道現在人們才重新想起了他。

 

————————————————————————————————————

 

 寶石系列——黃玉、魯賓石、紫水晶、綠柱石

 

————————————————————————————

 

 

 

 

 

 

 

 

組圖系列

————————————————————————————————————

 

 

 

 

 

 

 

 


 


 


 


 


 


 

 

 

 

 

 

 

 

 

 

 

 

 

 

 

 

 

 

 

 

位商業插畫家-阿爾豐斯 穆夏 (捷克

插画中国原创插画 http://bbs.chahua.org

(



插画中国原创插画 http://bbs.chahua.org



 



2008-9-25 17:37 插画中国原创插画 http://bbs.chahua.org





插画中国原创插画 http://bbs.chahua.org






捷克的鴛鴦蝴蝶派:插畫家阿爾豐斯穆夏

 

上個月在人民大學閒逛時買了一個特別漂亮的本子。封皮和內頁都是彩印的裝飾畫,留給人寫字的地方很少。實在撂不下手,十五塊錢,央求薛給我買了。上面的圖片就是其中一張。為什麼一見就覺得是巴黎的故事?愛不釋手。那筆觸僂艨篞ヾA一見知是名家手筆,有點像抽掉了詭譎色彩的比亞茲萊,多了點通俗和市井味,就像文康或者張恨水劉雲若的聲口,底蘊和氣度比諸王國維、蘇曼殊、林紓當然不及。但作者也絕不可能、不可能是池中物,肯定會留名美術史的。然而,怎麼找??

今天搜索格維得(油畫家)的作品,竟偶然發現了我的本子印的裝飾畫作者的名字:捷克插畫家阿爾豐思`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1860-1939),是新藝術運動平面設計的代表人物。

 

穆夏的名字真好聽,靜穆的夏天。非常,非常驚喜!!!!這種帶有洛可哥遺風的、天花亂墜的瞎浪漫畫風,就是我那杯茶。對了對了,就是那股鴛鴦蝴蝶派的感覺!老上海的美人月曆牌,亦庶幾相似。

穆夏畫過很多廣告畫、海報、招貼畫。下圖可能是一張旅遊海報,因為上面的字母是摩納哥·蒙地卡羅的意思。肩膀、手臂和手指的線條滑爽無比。

 

捷克的“鸳鸯蝴蝶派”:插画家阿尔丰斯穆夏 - 纳兰妙殊 - 纳兰妙殊

 

 

 

 

捷克的“鸳鸯蝴蝶派”:插画家阿尔丰斯穆夏 - 纳兰妙殊 - 纳兰妙殊

 

 

 

 

 

 

 

 

 

 

 

 

 

 

鉛筆畫

捷克的“鸳鸯蝴蝶派”:插画家阿尔丰斯穆夏 - 纳兰妙殊 - 纳兰妙殊

 

 

 

 

 

 

 

 

 

 

 

 


 

新藝術運動的阿爾豐斯·穆夏

與印象主義、野獸主義或是立體主義等藝術流派相比起來,新藝術運動作為第一個真正將普通大眾當作藝術的觀眾、且時間跨度達30年之久的藝術運動如今卻似乎被有意無意的忽視了。穆夏(Mucha)與他所屬的新藝術運動一樣,他的名字在今天的中國幾乎已被完全遺忘。在《中國大百科全書·美術卷》中找不到他的名字,而從網上對他名字五花八門的翻譯就可以看出對於中國人來說,他的名字是多麼陌生:姆佳、慕克、米哈、穆恰……

   
穆夏的創作經歷幾乎就是“新藝術運動”的一個縮影,他的創作涵蓋了招貼畫、油畫、雕塑、書籍插圖、建築設計、室內裝飾、首飾設計、彩色玻璃窗畫等許多藝術領域,還包括傢俱和咖啡壺等日用品的設計以及大量的商品包裝畫。而其中他那些被稱為“穆夏風格”的招貼畫展現了成熟的追求極端唯美的新藝術曲線裝飾風格,幾乎成為新藝術招貼畫的同義詞。

   
另外,不為人所知的是,穆夏竟然還是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套郵票和紙幣的設計者!穆夏的作品對後世的商業繪畫有著極大的影響並曾經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重新掀起一股熱潮。看過穆夏的作品,你就會明白解放前流行上海灘的美女月份牌和日本漫畫中甜美的女性形象是從什麼源頭而來的了。


  
  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一八六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出生於摩洛維亞(Moravia)小鎮Ivancice(在現今的捷克共和國境內)一個虔誠的宗教家庭。他童年時是摩洛維亞布魯諾(Brno)聖彼得羅馬天主教堂唱詩班的成員,這座教堂保存著豐富的巴羅克風格的藝術品,每次穆夏進入這所教堂,都會被這些美妙的藝術深深感染。在完成高中學業後,穆夏決心要成為一個畫家,而沒有按照他父親的意願在本地的法庭工作。

    1879
年,他去到維也納為一家公司的演出畫佈景,後來也曾設計了一段時間的墓碑。1883年,穆夏在Mikulov遇到了他後來的長期資助人 Khuen-Belassi伯爵,伯爵先是邀請穆夏為他在奧地利的城堡進行室內裝飾,後來又在1885年贊助穆夏到慕尼克藝術學院進行學習。兩年後,也就是一八八七年,穆夏與同時代許多有抱負的藝術家一樣,最終也來到了巴黎,在朱利安學院學習。

    兩年後,他的資助人很突然地中斷了對他的資助,穆夏陷入了很窘迫的境地。他已經年近三十,沒有錢,也看不到什麼前景,是個幾乎隨時都有可能餓死的藝術家。為了謀生,他承接了大量為書籍和雜誌繪製插圖的工作,儘管報酬十分低廉。接下來的五年,穆夏經常要借錢度日,平時只能吃小扁豆充饑,生了病也沒有錢醫治,真可以說是窮困潦倒。但他的藝術風格也在這段時期堻v漸成型。

   
轉機發生在一八九四年。著名的女演員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在畫家生活無著落的時候打來電話,邀請他為自己新排的戲“Gismonda”畫招貼畫。穆夏穿著租來的燕尾服去劇院觀看伯恩哈特的演出,然後在劇院旁邊的咖啡館的桌子上畫出了招貼畫的草圖,非常幸運的是他的草圖被接受了。他風格獨特的招貼作品隨著演出的成功很快被大眾接受,這張招貼畫的複製品銷量非常好。

   
穆夏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伯恩哈特對他的作品很滿意,於是與他簽下了六年的合同,內容包括為她設計招貼畫、門票以至舞臺佈景和戲裝。而其他的定單也紛至遝來,在巴黎苦苦掙紮了七年之後,穆夏終於在三十四歲的時候獲得了成功。

 

隨後的幾年是穆夏風格的成熟期,他的作品不僅數量巨大,而且跨越了多個藝術領域。

    招貼畫:穆夏為莎拉·伯恩哈特和“文藝復興”(De La Renaissance)劇院創作了一系列的招貼畫,這些招貼隨著伯恩哈特到美國的巡迴演出而帶到了美國,影響了美國招貼畫的風格;

   
裝飾組畫:穆夏創作了不少被稱為“Panneaux décoratifs”(圍繞同一個主題創作的成套的四幅圖畫,常印刷在有韌性的紙或是絲綢織物上用來裝飾牆壁)的裝飾組畫,其中包括一八九六年的“四季”、一八九七年的“四種花”、一八九八年的“四種藝術”、一九零二年的“星辰”等題材;

   
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穆夏還創作了大量的廣告畫和商品包裝畫(從餅乾、自行車到肥皂、香煙),因為他所畫的那些甜美的女性形象和極端精緻的細節描繪正合乎了當時美即意味著品質的觀念;

   
首飾設計:在六年的合同期間,穆夏為伯恩哈特設計了許多珠寶首飾。一九零零年他與金匠喬治·富凱(Georges Fouquet)合作為後者的珠寶店設計珠寶;

   
建築設計:一八九九年,穆夏為次年在巴黎舉行的國際博覽會設計了波黑展館並因此獲得了銀牌獎;

   
油畫:一九零六年移居美國之後,他創作了許多油畫人像作品。

   
一八九七年二月,穆夏的首個個人畫展在巴黎Bodiniere畫廊舉行,展出了他的一百零七件作品。一九零二年,穆夏出版了《裝飾文檔》(Documents Decoratifs),這是一本寫給手工藝人的手冊,他希望通過這本書將他的藝術理念傳給後人。

 

 

穆夏的作品吸收了日本木刻對外形和輪廓線優雅的刻畫,拜占庭藝術華美的色彩和幾何裝飾效果,以及巴羅克、洛可哥藝術的細緻而富於肉感的描繪。他用感性化的裝飾性線條、簡潔的輪廓線和明快的水彩效果創造了被稱為“穆夏風格”的人物形象。經過他的加工,所有的女性形象都顯得甜美優雅,身材玲瓏曲致,富有青春的活力,有時還有一頭飄逸柔美的秀髮。他的畫面常常由青春美貌的女性和富有裝飾性的曲線流暢的花草組成。


   
與別的藝術家不同,穆夏同時也是一位攝影師,他利用攝影技術來輔助他的創作。他讓模特兒擺出他所需要的姿勢後拍成照片,然後以照片為基礎,在畫面上對服飾和頭髮進行整理加工,經過特別的構圖再加上花卉及植物花紋的裝飾,最後完成他的創作。他的很多招貼畫的素材都來源於照片,他為伯恩哈特所畫的許多海報也是來自藝術家的劇照或畫家本人為她拍的照片。這個習慣其實是來源於他成名前那段窮困潦倒的生活經歷,因為每次請模特都需要按時間付出很高的費用,窮得叮噹響的穆夏根本支付不起,將模特的形象用照片記錄下來不僅可以積累素材,還可以節省不少開支。後來,穆夏就將攝影當作和速寫同樣重要的創作輔助工具。

   
穆夏對他的家鄉捷克懷著深深的熱愛,對於自己獲得的成功,他認為這不僅僅是個人的成就,更是捷克人民的成就。在美國旅居期間,波士頓愛樂樂團演出的斯美塔那(Bedrich Smetana)的交響詩“伏爾塔瓦河”(Vltava)使穆夏深受感動,他決定返回故鄉。

   
一九一零年,穆夏放棄了商業性繪畫的成功給他帶來的聲譽和安逸的生活,帶著家人結束了在法國和美國的長期客居生活,回到了故鄉。此時,斯拉夫人民正在為爭取民族獨立而與奧匈帝國Hapsburg王朝進行著鬥爭。強烈的民族感情促使五十歲的穆夏開始構思一個規模宏大的主題:“斯拉夫史詩”(The Slav Epic)。這一宏篇巨制描繪了包括捷克在內的斯拉夫民族從史前到十九世紀的漫長歷史進程的有紀念意義的場面,整個主題包括二十幅尺寸巨大(610810cm)的油畫作品。

   
穆夏原打算在五到六年時間內完成,卻沒有想到整個計畫從一九一一年起前後共花去了他十八年的時間,在這個系列中他幾乎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因為它們蘊涵著穆夏對祖國的全部希望和夢想。他曾經這樣寫道:“我創作的目的從來就不是為了要破壞而永遠是要創造,創建起一座橋樑,因為我們必須心懷這樣的希望,只有我們更好地相互理解,人類才會更加團結。”

 

 

儘管穆夏在商業繪畫領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心中並不滿足,總是希望能夠創作一些能真正代表自身意識的嚴肅作品。“斯拉夫史詩”被穆夏視作自身藝術生涯的總結,他在這個主題上傾注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他不僅向專家請教斯拉夫的歷史,同時也對所選擇的歷史場景所處的環境和有關聯的人物做了大量的研究。

    二十世紀初的中歐,鄉村的風貌、人們的生活方式以及民間的服飾與幾個世紀前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所以穆夏常帶著相機和速寫本在鄉間穿行,滿懷激情地為他的作品尋找靈感和收集素材。雖然這些油畫仍然十分講究畫面的佈局和細節的精緻描繪,但與過去的商業性繪畫有很大不同的是,這些油畫更多的呈現出凝重的歷史沉澱和深厚的現實基礎。畫面的主角不再是千篇一律的青春少女,而是現實生活中斯拉夫人的鮮活形像,畫面充滿了生活粗糙的質感;風格也不再是純粹裝飾性的,而更多呈現出象徵主義的氣質。這些油畫的確畫家全部藝術天賦的體現,但卻不如他的商業性作品出名。

    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一個獨立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誕生了。幾個星期後的十二月十八日,這個新生的國家發行了它的第一套郵票,穆夏正是這套郵票的設計者(恐怕沒有其他哪個國家有這麼一位出名的藝術家為它設計第一套郵票吧)。穆夏還為這個新生的國家設計了紙幣。他用他自己的方式為祖國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一九二八年整個“斯拉夫史詩”系列的二十幅油畫全部完成,穆夏將它們全部捐獻給布拉格市,但他並沒有得到熱情的回應。此時,新藝術運動的風潮已經過去,正當紅的現代藝術的支持者們對所謂“十九世紀”的風格大加貶斥。在藝術界口味的變化中,穆夏成了時代的“落伍者”。儘管穆夏的作品在大眾中仍然很受歡迎,但因為他的藝術不夠“新”,藝術批評家們並沒有對他嘔心瀝血而成的作品給予多少重視。

    當德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時候,他成為被德國人拘捕的第一批人之一,儘管審訊後他被允許回家,但他的健康已經受到了傷害。一九三九年七月十四日,他因肺炎在布拉格去世,葬在Vysehrad公墓。


 

 

 

 

 

 

 

 

 

 

 

 

 

 

 

 

 

 

 

 

 

 

 

 

 

 

 

 

 

 

 

 

 

 

 

 

 

 

 

 

 

 

 

 

 

 

 

 

 

 

 

 

 

 

 

 

 

 

 

 

 

 

 

 

 

 

 

 

 

 

 

 

 

 

 

 

 

 

 

 

 

 

 

 

 

 

 

 

 

 

 

 

 

 

 

 

 


 

 

 

 

 


 

設計首飾

捷克的“鸳鸯蝴蝶派”:插画家阿尔丰斯穆夏 - 纳兰妙殊 - 纳兰妙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