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亭序原文: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脩褉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脩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絃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府察品類之盛,所以遊日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躁不角,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惓,情隨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所欣,俛仰之間,已為陳?,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脩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

 

每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儿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翻譯:

 

東晉穆帝永和九年(西元三五三年),歲次癸丑,農曆三月初,為了舉行修褉之典,大家在會稽山陰的蘭亭聚會,賢達之士都到齊了,年輕的,年長的全都聚於此。這裡有高山峻嶺,茂密的樹林,修長的竹子,又有清澈而湍急的水流,流水環繞,波光映照,把水引成環曲的小渠,將酒杯放在紆曲的水面上,任其漂流,酒杯止於何處,就由坐在一旁的人取飲,大家依次坐在曲流旁飲酒雖然沒有好聽的音樂助興,可是一面飲酒一面吟詩,也足夠暢暢快快地抒發幽雅的情懷。

 

這一天,天清氣朗,空氣清新,吹著溫和的風,倍覺舒服暢快。抬頭可以看到寬廣的天地;低頭可以感到萬物的繁盛。觀賞景物開暢胸懷,足夠讓耳目得到最高的享受,實在是一件愉快的事。

 

世上的人相處,在一輩子當中,有些人把心中的抱負,在一室之內對知己傾訴;有此人因個人的興趣而寄託情懷,便放蕩逍遙,以追求生活規範以外的自性與快樂。他們雖然志趣不同,靜動有異,但當他們喜歡上某種情境時,卻能暫時感受到心靈上的快意,愉悅地感到滿足,不知年歲即將老去。

 

等到興趣一過,對所追求的事物感到厭倦時,心情便隨著環境的改變而變化,感慨也跟著來了。先前所喜歡的,轉眼間已成為過往陳跡,光是這種對事物的厭倦就能使人感慨不止,更何況是面對生命的無常呢?生命有長有短那是造化的安排,但最後的結果都不免於死亡。古人說:死與生都是大事,怎能不令人深感痛心!

 

每次看到古人作品感慨的緣由,與我感歎的相符合時(都是為世事無常,人生苦短而感歎),沒有不對著這此文章而歎息悲傷,心裡卻不明白這是為什麼。這才知道把死與生看成一樣的說法是虛妄荒誕的。把長壽的人和短命的人看成沒有分別是胡言亂語的。後人看現在,也如同現在人看過去一樣,唉!真是可悲啊!所以我就列敘了當時一起集會的人,錄下他們所作的詩,即使將來時代不同,世事有差別,但詩人們抒發情懷的方式都是一樣的。後世讀我這篇文章的人,對這些詩文也會產生一番感慨吧!